Info Chinese

2014

各位热衷于公益,抱有善心的朋友:

 

我们是首个长期同时接受法币和数字资产捐赠,以分布式、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实现捐赠账户公开透明,致力于通过职业教育以援助社会弱势群体为目标的自治自发公益组织“温暖四季” (Eternal Spring)的运营团队。“温暖四季”从建立以来一方面进行着数字化公益的理论探索,一方面也在实践中努力完善其组织构架和运营模式,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帮扶。2013年成立至今,我们先后组织了多次影响力较大的数字公益募捐活动,包括救助白血病女孩王思培(被央视报道),救助白血病矿工戚勇,联合国内外互联网金融公司组织进行8.3.云南鲁甸地震募捐(受到南都报道)。我们一直在用数字公益这个特别的方式进行着一场新的公益变革和试验。

 

经过多次活动,因为大病救助这一项目,在选择救助者,救助效果,社会反馈等方面都不是非常理想,所以我们在几月前停止了大病救助项目。对于医疗公益范畴,我们根据情况将为一些社会热点,特殊病症(医疗见效快,如白内障手术等)的患者提供帮助。

 

LCP_Philip_MG_1552 因为大龙先生是一位非常让人敬佩的公益人士,他虽为加拿大大学教授,却放弃了优越的生活而来到中国宣传他“天,地,人”的三指理念,多年如一年,投入了毕生的精力,时间,金钱和甚至健康在中国的环境和社会公益上。他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北部的山区,独立环保人士,因为喜欢中国,他给自己取名大龙,他也是中国电视纪录片白求恩的扮演者,但是一直忘我地致力于中国的公益事业埋下了健康恶化的隐患,因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而常年得不到治疗,本来一个手术即可解决的病症,现在让他难以行走,只能卧床休息。而医疗费只是7-10万元人民币。这负担本来对于一个加拿大的教授而言也许并不沉重,而现在却成了他一直无法接受手术的缘由。

 

大龙先生一直活跃在中国的加密货币圈内,和各个数字货币团队,公司都有很好的私交,特别是对于数字公益也有自己的理解和关注。我们希望能在9月26号至10月6号之间进行一次跨行业,跨国界的募捐活动,以此来感谢大龙先生为中国公益事业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

本次手术大概几个疗程即可痊愈,所以募捐效果可以跟踪。同时因为大龙先生也是一位数字货币玩家,所以对于地址他可以自己提供并控制,这就保证了善款100%的透明和直达受助人手上,体现出了数字公益无国界,全透明的精神所在。

 

这封信是我们温暖四季团队对本次活动的一个号召,如果您希望帮助大龙先生,请联系我们或者大龙先生本人,我们将在后续计划中与您探讨募捐细节。

我们的联系邮箱是:moke@eternalspring.org

我们的官网是:www.EternalSpring.org

 

下附大龙先生身体状况和手术的一个短视频说明: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4tKJ7Ees62k/?resourceId=121082680_06_02_99&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也祝大龙先生早日康复!

温暖四季团队敬上

2014年9月22日。

2013

 过去几周在中国我经历了可怕的事情。我本来不想写这篇博客,因为我想让那些痛苦永远地成为过去,彻底地遗忘不再回忆。但是,这些事情必须让我开始思考在中国的生活,有时候,我做我认为道德和正义的事情,却无法得到别人的认可,甚至开始让我为"做对的事情"付出代价,包括经济上的损失,以及精神和身体上的伤害。
      失去。
      我首先失去的是我的信任,还有一些牙齿,还有原来的一些天真的想法:比如去做我认为对的事情,以及怎样对待他人。我第二个失去的是一条有着金黄色毛发的狗,我从开始遇到它,到后来喂养它照顾它,到最后它的命运以悲惨结束,我见证了这条狗的生命转折的整个过程。我的这两个"失去"之间有什么关联吗?请大家继续读下去
       第一个故事:我与一条狗
       我不知道这条狗原来叫什么名字,所以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Bude",这个名字是从一种叫"DOGE"狗狗币的比特币得到的启发,而且这个名字也很自然地形容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许有些人从我的微信上见过"Bude"的照片,但你们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它,有很多时间是它陪我度过,我给它买各种各样的食物,我特别喜欢看它摇着尾巴等我喂食的样子。
       当我第一次遇见BUDe的时候,它是完全失控的样子,对着我生气地狂叫,甚至要把狗链子挣开,完全是一条"品行不端"的狗。然而,经过几个月的接触后,它变的非常乖巧,非常有礼貌,走起路来像是个养犬俱乐部的明星一样,并且学会了我给它的一些口令和指示,比如坐卧,还会玩飞盘和球。
       它被圈在一个小院子里,它有时也可以进到小屋子里躺下来,但里面的地很硬也很凉,还没有外面暖和。他看起来很孤单落寞,除了偶尔几个狗朋友过来和它玩耍一会儿,平时没有人和他一起玩耍,除了我。
       随着冬天的到来,我开始担心起Bude来,天气越来越冷,它就睡在外面,没有垫子没有干草,也没有任何的遮挡物。倒是有个人每天给它带食物来,所谓的食物就是干巴巴毫无味道的剩馒头米饭之类。看到这些,我想起在加拿大时自己的几条狗,我不忍心看到Bude整天这么孤零零地被关在小院子里,每天吃这些毫无味道的面团和结冰的米饭,甚至有时它碗里的水完全结成冰,这意味着它连水都喝不到。
       我经常看到干巴巴的米饭或馒头连续几天还摆在那,Bude宁可饿着也不去吃,就连来找它玩儿的狗朋友也不吃那些食物。但是,最后也许是饿急了,Bude还是带着无比的厌恶感吃掉那些已经结冰的食物。于是,我开始偷偷地给它做一些营养食品,比如把肉汁和鸡蛋放进狗粮里,搅拌均匀后给它吃,有时馒头上放些肉汁,这样它更可口。有时我也会买个大腿骨给Bude咀嚼,按照常理,狗看到骨头之后应该摇尾巴表示期待和欢喜,可是最开始的时候Bude似乎不知道这是什么,并没有表现出欢喜,这让我有点失望。然而狗就是狗,天生就是喜欢吃骨头的。
      后来有一次我发现给Bude的骨头神秘地消失了,我到处找也没找到。我很怀念它叼着骨头欢喜地摇着尾巴看着我的样子,我宁愿猜测它把骨头埋在某个地方了,可能是储存起来以后再吃吧。
      某天我又给Bude送食物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小狗叼着半截儿骨头向门口跑去,我大叫一声,小狗丢掉骨头跑掉了。忽然我想到原来是Bude分享了它的骨头给这条小狗,此时我开始为自己自私的想法感到羞耻,我自己只想看到Bude开心的样子,而它却懂得把自己的食物分享给别的狗。
      我给它买狗罐头、狗饼干及可口的小食品,我不仅给它补充了营养,也给它关爱。我总是早早地起床给它准备食物,给它梳毛,陪它玩耍。每天回来总能看到Bude摇着尾巴兴奋地迎接我。它很享受我给它全身梳毛以及给它肚子挠痒。周末的时候,我和Bude会跑到外面的小树林里玩耍一番。
我的关心和陪伴使Bude开心快乐,而Bude同样也带给我开心快乐,我们变得更有默契更加熟悉彼此的一切。
       周末最喜欢的事就是带它外出散步,有时会走得很远。Bude基本是乖巧听话的,但我发现当我扬起手或者拿个小棍子的时候,它就表现出很害怕的样子,我猜测它之前被人打过,所以一旦我做出类似的动作,它有本能的反映,它还会害怕。
       遛狗是个很好的例子,散步不是为自己,而是为狗。遛狗时不是仅仅为了炫耀你把狗训练的多么乖巧听话,遛狗也是把时间交给狗,让狗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让它随意地去嗅,去玩儿,找个树根儿做记号,在灌木丛里来回穿梭,和小狗伙伴儿打招呼,去学习怎样和其他的狗伙伴相处,学习如何交朋友。
      Bude很快就完成了从"狗模式"到"主人模式"的转变,当我发出出发的信号时,它就像经过良好训练的工作犬一样,紧随我身后。 在周围有人的时候,我和Bude看起来是个训练有素的团队,Bude看起来也乖巧听话,外人感觉狗狗很聪明。而实际上,这其实是人类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狗狗身上而已。 当没有外人的时候,我们完全放松下来,四处乱跑,在小公园的冰面上追逐,和Bude玩儿接飞盘或者球的游戏。
       有时Bude跑到远处,跑到一定距离它会回头看看我在哪,我把它叫回来,作为犒赏给它一点好吃的。这是个有趣的体验,我发现在对它的控制和它的自由之间会有一个平衡点,给狗狗一些自由,让狗狗无忧无虑地生活吧。
       后来我目击了一场交通事故,救助受伤的人,又被肇事司机殴打,下面你会读到这个故事。由于伤势严重,在医院治疗了几天,等我回来后,发现Bude已经不见了。他不在小院子里,也不在我给它搭建的狗屋里,狗屋是我用纸箱子搭起来的,里面填满了暖和的刨花,可现在纸箱子被咬坏,到处都是碎纸屑。狗碗里的水早就结成冰,硬邦邦的。我第一个想法是Bude的真正主人找到它了,然后把它带走了。
       星期三的时候我问一个附近的女孩是否知道Bude的情况,她也不知道,她说也许Bude被人转移到别的地方了。后来她给我发信息:"狗确实已经不在那了,我刚给他打过电话,他说狗腿被打瘫了,正在医院治疗呢,很抱歉"。"什么?狗瘫痪了?"我很吃惊,也很悲痛。
       我自从被殴打之后,精神状态不好,也许Bude已经感觉到了,思念Bude的痛苦让我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那几日我不能像平常那样照顾Bude,也许它生病了,但我没能把它送到动物医院。也许它被人野蛮地带走,我不知道是否会有人愿意花钱去治疗它瘫痪的腿,也许它的主人觉得它不值得花那么多钱去治,我猜测Bude很可能是被杀掉了。
      没有人问我Bude的价值是什么,没有人像我那样悉心照顾Bude,也许他们会说,就是一条狗而已,根本不值几个钱,没什么价值。尊重动物,并把动物像人一样平等和认真对待,这是中国生态文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一步。怎么评判一个人,看看他们怎样对待动物就知道了。
        第二个故事:交通事故
       在这片土地上,做你认为对的事情是非常危险的。
       一个年青人被一辆轿车撞飞,我随后被那个肇事司机殴打,只是因为我想"做对的事情"。
       前几周,在一个北京郊外的晚上,我正沿着一条的漆黑的公路走路回家,忽然听到前面有轿车的撞击声,接着是玻璃碎落到地面的声音。我马上加快脚步朝前方跑去,想知道前面公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我赶到现场,我看到一男一女正在拖拽一名受伤的身着蓝色夹克的年轻小伙儿,试图把小伙儿拖到路边。 我马上对他们喊:"不要动,不要动"。因为我注意到轿车的前挡风板已经完全凹陷损坏,伤者的鞋子被甩出十几米远,可见碰撞何等强烈,撞击力度多么大。我很担心这个年轻人的脖子和脊椎已经受伤,擅自拖拽伤者会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所以请他们立即放手不要拖拽伤者。
       但这对男女根本不听我的,甚至都没迟疑一下,继续使劲往路边拖拽伤者。一开始我还以为因为我说的是英语,他们听不懂,但随后马上意识到,即使我说中文也是同样无济于事,他们根本不理睬我,完全忽视了我的存在,此刻他们似乎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把伤者拖到路边,然后逃之夭夭。
        当他们把伤者拖到路边后,伤者用手臂支撑着斜躺着,很明显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嘴里说着什么。他的腿看起来很糟糕,他的头部和手上都是血。我看到伤者的一条腿仍然伸在公路上,担心被再次碾压。肇事司机回到车跟前,慌乱地查看撞坏的车前挡。伤者被凉在路边,两个行凶者完全不去关注伤者的安危,却回到车跟前只查看自己的轿车撞成什么样子,我感到异常的愤怒。我是个摄影师,你们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当然是立刻掏出手机拍照,记录下这个悲惨场面。
       这时我看到一辆公交车刚刚停到附近的一个公交站,正准备驶出。我想,公交车是国有的,公交司机是国营单位的雇员,他应该能联系到公交公司或交警,而且,公交司机也有责任照顾他的乘客的安全(虽然伤者不是他的乘客)。我赶紧跑过去,站在公交车前面。
        公交车停下来,我对他大喊:"请帮忙报警"。公交车前面的不远处就是事故现场,公交车的大灯开着,司机肯定看到了前面路上的伤者和一地的碎玻璃。怕他听不懂,我用手比划着打电话的手势,又指指前方躺在路边的伤者。我就这样坚持站在公交车前方,期待司机或者上面的乘客能够打电话报警,做个公民应该做的事。 这位公交司机看起来很冷淡的样子,依然无动于衷,似乎表示:这关我何事?
        意识到站在车前不起作用,我就跑到他身旁的车窗前继续向他呼救,可是,看到我跑到旁边来了,司机突然发动引擎,径直向前开去,穿过交通事故现场,最后消失在夜幕中。我很气愤,我无法相信周围的人为何如此无情和冷漠,面对伤者不肯付出举手之劳。
       我看到那位妇女背对着受伤的年轻人在打电话,我很确信她不是打给警察的,似乎是打给他认识的什么人,一直小声地和电话那头讨论着。而他们也依然没有叫医院急救电话的意思。
      此刻我该怎么办?把车牌号记下来!我记忆力不好,身上又没带纸和笔,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拍照,然后交给警察,这样即使肇事者逃逸后警察也可以追踪到他们。我一生中一直在拍照,我知道什么东西应该及时拍下来。有了照片做证据,你可以据此掌握更多的真相。没有照片,你就不能准确地还原事情的真相,他们就可以歪曲事实,欺凌弱小。而照片可以给弱者更多的证据和力量。
       所以我开始走到车后面拍照,光线太暗,我只好蹲下来靠近车牌拍照。"嘭"的一声,我的头部挨了一拳,我摔在地上,"嘭",又是一拳打在我脸颊上,我挣扎着起来,肇事司机又想抢夺我的手机,我尽量躲避他不让他夺走我的手机。"嘭""嘭""嘭",司机继续对我拳打脚踢,最后他把我推向公路边的水渠。
      我继续被殴打,但我必须保住手机里的照片,这是证据。我是事故唯一的见证人,一个没有家庭的外国人,在漆黑的夜晚一个未知的地点,也无法及时打电话求救,而我还在继续被殴打着。
       我忽然想起前两年中国新闻报导的一起交通事故,司机发现被撞伤的人还活着,就用刀把被撞的人刺死。而眼前这个暴徒会不会也要刺杀我呢?还是会把我推到水里淹死?想到此,我开始反击,用胳膊肘猛烈击打他的胸部,也许他意识到我开始还击了,他一把推开我,拉着那名妇女,飞快地跑回轿车上,然后开车疾驰而去。
       受伤的年轻人静静地躺在路边,夜依然很黑,肇事司机和车辆已经不见了,没有路人,没有警察,只有受害者、我,和散落在路上的碎玻璃。
我陪他等在路边,试图安抚他的情绪。我希望能有过路的车辆停下来帮忙,有两三辆过路的轿车驶过,但都没停下来。
       我把电话递给年轻人让他报警,或打给家人,他努力了半天,似乎电话没能打通。为了鼓励他,不让他昏睡过去,我给他看了车牌的照片。我在想刚才是不是电话根本没有拨出去,他只是顺势把电话拿在手上而已,我担心他的头部已经受伤。
       过了几分钟,突然有两辆轿车朝事故现场的方向开过来,飞速地并排行驶,我忽然感觉事情不妙。我想起我过往游历世界各地的经历,尤其是在一些我不懂当地语言的国家,我去过一些冲突地区,去过巴西贫民区,去过犹太人地区,等等,在这些地方的各种历险经历培养了我的第六感,我可以根据周边环境和状况判断各种危险情况。随着轿车越驶越近,可以看到一辆车里有两个人,另一辆车有几个人无从得知。但他们的架势让人不寒而栗。我心想:肇事司机找人来复仇了,大事不好。我知道此刻自己应该怎么做,我伸手示意年轻人把电话给我。
       我内心一个声音说:勇敢点,你可以战胜他们,他们不能伤害到你。你怎么忍心抛下一个受伤的人?而我内心另一个声音在说:勇敢并不是让你做蠢事,你要先保命,如果你死了,怎么还能帮助更多的人?那些家伙不会对受伤的年轻人怎么样的。
      迟疑了片刻,我有点尴尬地对他说:"你保护好自己的身体,我必须离开了"。我必须保护自己不要再次受到暴徒的伤害,起身后我满怀内疚地回头看他,他对我喊着"师傅,师傅",我却不得不说"抱歉,抱歉"。我拖着伤痛的身体尽快离开了现场。 显然,他也看到了疾驰而来的不速之客。此时,我觉得自己像个胆小鬼。
       第二天,在医院,医生帮忙回拨了那个年轻人拨打的电话,原来男孩是打给她姐姐的。她姐姐在电话里表示非常感谢我对她弟弟的帮助,问我是否愿意把拍的照片传给她,她要以此为证据控告肇事司机。当然,我很乐意把照片提供给她。我请医生问她她弟弟伤势如何,万幸,被告知那个年轻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我很感谢医生和护士们的爱心,即使我没有足够的钱付医药费,他们也帮我进行了医治。虽然医生护士们都是好心人,但我真的不想再踏入医院半步。
      白求恩的精神一直影响着我,他无私地医治各种伤员,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中国士兵,甚至日本士兵。我应该原谅殴打我的肇事司机,他也许没受过很好的教育,他的眼里只有自私和物质利益,也许在殴打我的时候,他考虑的是要赔偿多少钱,而不是勇于承担责任。他只是个缺少教育没有涵养的小人物而已。
      然而,我不能原谅他周围的人,也许他周边社会的人影响了他,人生的全部就是追求私利和物质,除此以外,大脑空无一物。 父母们以不健康的方式教育孩子,不去培养内心,不遵守社会公德,而热衷于各种攀比。老师们更注重利益,而不是关心学生的成长。而学校或者政府对各种社会不好的现象视而不见,比如,谎言、欺骗、腐败、歧视、不公、怨恨、阶层分化、贫富分化、虐待动物、破坏自然,等等,很多人活着的意义就是索取物质和金钱。
      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广健康、幸福和可持续发展的一种生活方式(LOHHAS),向所有中国人分享如何才能获得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忘记过去那些不好的事情,从现在起,希望朋友们行动起来,在每周三践行我的提议:微笑、吃素、拔掉电源。让我们一起讨论"中国如何拯救世界"。
       无论你是愿意参与项目付出努力,还是奉献你的爱心捐赠,请大家继续支持世界可持续发展项目( World Sustainability Project ),让我们一起帮助人们学会"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
       Philip McMaster,中文名"大龙",加拿大MBA教授,独立环保人士,邮箱:PhilipMcMasterGMAIL2

 

 

www.WarriorsHeartBeat.com

http://gb.cri.cn/43871/2013/06/05/145s4138256.htm / http://gb.cri.cn/43871/2013/06/05/145s4138249.htm or click on the images below (Articles are in Chinese)

c_CRI- Chinese1      c_CRI-2-SustainabilitySymbol

ws_SpiritOfBethune_8131关于和平+壹 世界可持续发展项目,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项目的创始人,麦克•马斯特菲利普 (中文名:大龙) 加拿大国籍,他曾在CCTV9 播放的”白求恩”中扮演白求恩大夫的角色。

好消息:和平加+壹 世界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在中国不断增长,强大并迅速发展,项目涉及非洲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和平+壹 项目当中来。

1)理解和平+壹 的理念。(社会SMILE传递微笑,经济ECONOMIC少吃肉,至少在周三这一天,环境ENVIRONMENT拔掉电源﹑节约能源﹑放松身心,传递正能量。)

2)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和平+壹 周三的活动中来。

3)参与并受益于Barefoot Engineers, Footprint Doctors and Caravan Of Care.

坏消息:自从大龙来到中国,他的健康有恶化的趋势,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并担负昂贵的治疗费用。

大龙在中国没有家人,没有社会系统的支持。 就像雷峰一样,大龙把在中国劳动所得投入到和平+壹 世界可持续项目中,希望能帮助大家提高生活质量,倡导健康﹑快乐﹑环保可持续性发展的生活方式。

大龙长期致力于和平+壹项目中,帮助更多的中国人开始了解这个项目的内容。

大龙非常不愿意提起的是,他在医院一旦手术发生意外,他希望有中国人可以成为继续”拿起火炬”的领导者,成为和平+壹 世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未来。

有三件事你可以做:

1) 你可以选择忽略此寻求帮助的请求。

2)身体力行成为和平+ 壹 世界可持续发展项目的志愿者。

3)关注可持续性发展的未来,如果您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和平+壹项目中来,您也可以采取捐款的方式来参与到世界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中来。

最后,希望您慷慨对待自己、 您的家人和朋友,慷慨支持和平+壹 世界可持续发展项目。

www.WarriorsHeartBeat.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